资讯>花溪>正文

贵州轻院数十老同学 画画“致青春”

2016年09月06日 13:06作者:ly浏览量:244
加载中
--/--

    3月17日,走进龙洞堡省二轻校的校园,听不到朗朗书声,也见不到成群的学生,古朴安静的校园内,白字红底的拆迁标语横幅,悬挂在建筑物外墙上——这片“服役”40年的校园要说再见了。56岁的陈红旗,正在母校的泳池边作画。

  母校即将拆迁的消息,在一个名为“二轻校的前辈们”的微信群里炸开了锅,56岁的教授陈红旗带着画板来到校园,希望通过绘画留住宝贵的青春回忆。很快,他发现前来绘画的人越来越多,一些老师甚至从北京等地赶回来。一场有30多人参加,历时23天的“Party”就此展开。

  数十老同学

  绘画“致青春”

http://img7.g500.cnhttp://img7.g500.cnhttp://img7.g500.cn/upload/97/article/2016/09/06/1edc3099-10b0-4e14-bdb0-a6e5d66f6c92.jpg

  最早发现校区要拆迁的人是陈红旗,今年1月,老陈前往龙洞堡写生,突然看到外墙内多了几条横幅,询问后得知,拆迁办公室已经入驻,随着贵阳双龙航空经济开发区的陆续开发建设,这片已“退役”的校园,或要彻底谢幕退出历史舞台了。

  校园要拆除的消息,很快在一个名为“二轻校的前辈”的微信群里炸开了锅,“很震惊。”陈红旗思量着一定要做点什么,他准备好画板、颜料、画笔,1月10日,尽管气温逼近零度、冷风四起,但他义无反顾回到校园写生绘画。

  随后,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赶到吃惊,“不约而同,回学校的老师越来越多。”甚至一些多年不见的同事、朋友也相继出现在校园里,来的人一个比一个远,包括家在北京的陈围。

  陈红旗也没有想到,写生活动演变成了一个老友聚会,最多的时候有30多人,伙食成了大问题,为此,作为活动发起者,陈红旗专门请来保姆做饭,这个大“party”一直开到2月4日,持续了23天。

  在不舍中

  期待相遇

http://img7.g500.cnhttp://img7.g500.cnhttp://img7.g500.cn/upload/97/article/2016/09/06/9beea3ee-2a8d-4e41-ad5e-63b37ae99ea3.jpg

  3月4日,写生活动迎来了一位“老大姐”——现年69岁的黄德莹,作为该校服装专业的教师和班主任,她带着89级服装设计专业的学生来到校园同母校道别。

  “每走一步都有回忆,都有故事。”黄老师说,她虽然不会画画,但她能理解,大家所画的每一笔,都寄托了对母校的留恋和不舍。

  写生活动很快过去,校园又重新回到原先的宁静,陈红旗共画了2副油画,“这次画,和以前感觉不一样了。”开春后,校园的景色又有不同,陈红旗坐不住,又约人回学校画画。“画一次,少一次。”他说。

  陈红旗说,尽管大家心中不舍,但母校的校址必将为城市发展让步,当地人会迎来更便捷现代的都市生活。让陈红旗欣喜的是,今年9月,轻工学院将举办一个名为“回顾”的画展,届时,大家在写生活动期间的作品有望展出,再度相遇让他很期待。

  一辆解放车

  换来半个校园

http://img7.g500.cnhttp://img7.g500.cnhttp://img7.g500.cn/upload/97/article/2016/09/06/a3f5892f-1872-4156-9b94-3764b2b71a3c.jpg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位于贵阳城东郊的龙洞堡还是一片良田,飞机场尚未修建,作为贵州第一所美术专业学校,贵州省第二轻工业学校在此选址建校。2004年,该校和贵州省第一轻工业学校合并成贵州省轻工职业技术学院,现已入驻花溪大学城。

  原二轻校的校长张实践,回忆起建校时期的艰辛仍感慨万千,100亩的校园“谈好”4万元,但由于物资匮乏,学校只能负担2万元,“另外一半校园是用一台解放牌汽车换来的。”学生要买颜料和画笔,需要步行进城到大十字购买,往返需要半天。

  后来,二轻校成为一个知青点,吸引了很多青年教师前来任教,教师最多时候有80余人,并形成了良好的校园氛围,大家白天上课,晚上合围在池塘边吃饭、讨论教学和艺术。张校长说,经过艰苦的建校和创业后,学校先后走出多名知名的美术家、教授、评论家或企业家,至今活跃在社会各界。

  为迎亚运会

  大家剃光头创作

  年轻的教师、青春的学生给学校注入了生机,校园慢慢被打造成一个“世外桃源”,大家种花、种树,还在宿舍楼前挖了一个池塘,六月赏荷月抓鱼,几十米外,3层楼高的水塔藤蔓缠绕,可以俯瞰整个校园。

  56岁的陈红旗,现任贵州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,自1986年起,他进入二轻校担任美术教师。

  陈红旗热爱这片土地,自1986年起,一住便住了28年。“一草一木都舍不得,没事就回去住几天。”至今,第11栋教师宿舍还保留着他的床和画架。3月17日,记者见到他时,他正在泳池边绘画,在近30年的生活里,有一件“疯狂”的事让他记忆犹新。

  1990年,我国第一次举办亚运会,举国欢腾,各高校据悉庆典,觉得学校的庆祝活动“不过瘾”,陈红旗和好友马骏,黄伟、王海军做出一个近乎疯狂的举动,大家全部剃成光头画画,“经常画到半夜,一画就半年。”功夫不负有心人,最终,由马骏等人创作的油画《举国心声》应运而生,该作品还获得了全国轻工美术作品展金奖。


网友评论